主頁|公海国际赌船平台

同一苍穹下 爱聚大凉山

日期:2021-04-19 13:36:00 来源:本站 浏览:1685次


第八届四川宣传关心下一代新闻佳作

参评作品推荐表

 

作品标题

同一苍穹下 爱聚大凉山

推荐单位《关爱明天》杂志社
作 者
(主创人员)
朱华清编 辑莫尔佳
刊播单位《关爱明天》杂志社首发日期2020年1月
刊播版面
(名称和版次)

版面/本期策划

作品字数
(时长)
2834
作品评介
(120字以上)

在凉山,关工委助力脱贫攻坚,关爱困境青少年,照亮了大山里困境青少年的成长之路。大家都在为让孩子明天更加美好而努力,将爱一点点的滴进孩子们干枯的心底,滋润他们的心田,让微笑真正绽放。

采编过程为了使版面生动,在版面设计中加入一些小树苗等图案进行衬托,将文字和图文搭配起来,使版面图文并茂,展示出本期选题的特色。大山深处,一切为了孩子。因为有了关工委及爱心人士爱的种子,种子破土而出带来无限未来,收获的将是一个渲烂的明天!让画面使版面生动有趣、直观易懂的效果。文稿发挥着信息的不可或缺作用,但图像有助于视觉传达,利用视觉,使单一的文字版面更具色彩和层次,以“视觉”作为沟通和表现的方式,透过简明扼要的设计元素来创造和结合图与文字,让读者更轻松愉悦的接受到本期主题所想表达的讯息和传递的思想。
社会效果为本期策划增加亮点,进而赢得读者青睐。

领导签名:                                 (推荐单位盖章)

2021年  月  日

超长作品特别推荐,总编辑签字:

同一苍穹下 爱聚大凉山

关爱明天-2001-24.jpg


关爱明天-2001-26.jpg




凉山州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是四川省民族类别和少数民族人口数量最多的地区,也是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2018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亲临大凉山腹地视察,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将“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责任、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来抓。

目前,凉山州共有青少年150多万人,其中困境青少年群体约3.6万人。近年来,在凉山州委州政府的重视下,以离退休老同志为主体、各级党政有关部门和群团组织以及社会爱心人士参与的关爱行动在大小凉山蓬勃发展:点点星火,照亮大山里困境青少年的成长之路;关爱之焰,渐成燎原之势。

2015年,凉山州关工委与上海“同一苍穹下公益基金会”签订“凉山助孤助学项目”合作协议,针对凉山州困境青少年开展关爱帮扶活动。截至2019年底,该项目共计在该州帮扶了5137人次的“事实孤儿”、贫困学生和服刑人员子女,总计发放资金超过350万元。四年的时间过去,“凉山助孤助学项目”已成为凉山州关工委牵手社会公益组织、凝聚多方正能量,齐心助力困境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一块闪亮的“关工”品牌。

——————————————————————

缘 起   一切为了孩子

“我们支教老师们的想法都很单纯,就是想把孩子带好,就是想为山区的教育做点贡献。” 

在上山的土路硬化之前,出入普格县孟甘乡米尔村,可不是件容易事。村民要去县城的话,如果错过了每天早晨下山的面包车,就只有步行两小时走下山路后再搭车。额布有一次往村里学校运送物资,货车陷在上山的泥路里。他和同行的支教老师用手挖泥,从当天晚上7点忙活到次日清晨5点,才把车轮从泥里拔出来,重新上路。


1.jpg


哈甘基点小学的孩子们在课余时间玩游戏

村里呢?2015年时,村里没有一座砖房,最好的建筑是烤烟房。屋里大多昏暗、潮湿、不通风,几乎不见任何电器。土豆是村民唯一的蔬菜,大伙儿只有在特殊节庆日才能吃上一顿肉。村里没有校舍,孩子们读书,是在志愿者捐助的帐篷里。

2014年,额布26岁。这个生长在东北的蒙古族小伙,在那年年底结束了在自己大学毕业后持续了好几年的“背包客”生涯,来到米尔村拉各洛打小学,成为了一名支教老师。

额布抵达米尔村那天是周六。因为没有住处,村里人给他挪出一间牛棚,在里面放了张床。“连个被子都没有。”额布说,自己当时和另一名支教老师下山去别的村“搬一些生活用品过来”。第二周周二,额布返回米尔村的途中,在山下遇到一个骑着摩托车的村民,后者认出额布是来村里支教的老师,便顺道把他捎到了村里。“当时他还说了一句话:我们以为你都走了呢。”额布解释道,“因为条件真的特别差,他们可能以为我被吓跑了。”

回到村里的第二天,适逢村里在做民俗活动。额布没有去参加,但村民却来敲门,特地给他送来了一大碗羊肉。“总有人问我为什么支教这么久,”额布说,每次被问起,他都会给对方讲这个故事,然后开玩笑说,自己就是为了那碗羊肉才选择留下的。“那天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留在这儿,留在凉山,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到凉山的第二年,额布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长期致力于教育扶贫的上海“同一苍穹下公益基金会”的秘书长杨锐。2015年的秋天,基金会在凉山成立支教部,额布成为了支教部的负责人。现在,支教部有来自全国各地的65名支教老师,分布在昭觉、普格、布拖、美姑四个县的28所学校任教。

支教部在招募老师时,以半年为一期。许多志愿者在加入时,都抱着“支教半年或一年就离开”的想法。但他们中的不少人,都一再延长了停留在凉山的时间。徐丽霞就是其中一员。这名广东姑娘,在昭觉县支尔莫乡勒尔村小学,一呆就是4年。

勒尔村小学位于被称作“悬崖村”的阿土列尔村山脚下。每次家访,徐丽霞都要沿着那条800多米的钢梯爬上爬下。谈及此,支教部的其他老师都会感叹:“别看她这小身板,我们都爬不过她。”几年过去,“悬崖村”里每一个孩子的家,徐丽霞都去过了。“同事是爬不过我,可我也爬不过孩子。但他们都特别贴心,每次上山,我都和学生们一起,他们会刻意放慢脚步等我,或者走我后面。”徐丽霞这样说着时,眉眼弯弯,笑容温柔。

徐丽霞在家乡的工厂上班时,见到不少从凉山过去打工的彝族青少年,她对这些聚在一起便会说“不同语言”的孩子心存好奇,总爱与他们攀谈。“那时候认识两个女生,她们告诉我,因为家里穷,不得不出来打工支持家用。年纪小的那个女孩才16岁,正在读小学五年级。她说,学校正放寒假便来赚点钱,之后还要再回家读书。”从那之后,徐丽霞就产生了到凉山支教的想法。后来,她在网络上搜索到“同一苍穹下”凉山支教部的招募公告,便加入了这个团队。对自己被分配到勒尔村小学这件事,徐丽霞没有太在意,“反正都是教孩子,去哪儿都一样。而且两年前新教学楼投入使用后,学校条件已经挺不错了。”她说。

“这几年,随着凉山州精准扶贫工作的推进,不少学校的环境都改善了。”额布说,目前支教学校里条件最差的一所,是支教老师金梦依所在的昭觉县哈甘乡哈甘基点小学。

金梦依是浙江嘉兴人。两年前,她受一次旅行途中与农村孩子近距离接触的经历的触动,辞去了在日本薪资待遇优厚的工作,报名加入了“同一苍穹下”凉山支教部。家人对她的决定很不理解,极力反对她来凉山。金梦依便给妈妈说,“我去两个月就回来。”她笑了笑,“结果就呆了两年。”

哈甘基点小学新校舍还需要一学期的时间才能建好,现在,学生们扔在帐篷里上课。山区风大,学校又位于山坳里面,“时不时帐篷就被吹翻了。”金梦依说,今年连着两个学期,帐篷都被掀顶过。“那些支撑固定帐篷的钢管,都弯曲变形了。”但令她骄傲的是,即使冬日里没有帐篷挡风的早上,她班里的学生仍然会坚持早读,“其他班的孩子会围在旁边看,但他们就是很自觉,不管外界环境怎样,该学习就学习。”金梦依刚接手的时候,班里孩子考试没人能及格,“现在,”她语气中多少带了点雀跃,“最高能考80几分呢。”

直到现在,额布在拉各洛打小学支教时教过的学生还会和他联系。“他们都叫我‘爸爸’。”刚过而立之年,尚未结婚的他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丝带着尴尬的甜蜜。“我们支教老师几乎都还没有自己的孩子,但我们对学生是有一种类似的感情的。”他说,支教部的每一名老师,想法都很单纯,“就是想把孩子带好,就是想为山区的教育做点贡献。” 


2.jpg


徐丽霞给自己所带班级的学生上课

成为支教部负责人后,额布的日常工作生活相较以前做支教老师时忙了不少。每个月,他都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奔波于各所支教学校,“督学听课,协调问题,和支教老师一起做家访。”正是通过家访,额布和他的同事接触到了不少需要帮助的孩子。“孤儿、‘事实孤儿’、贫困学生、服刑人员子女……”额布说,在这过程当中,基金会和支教部产生了在凉山开展助学项目的想法。

“我当时感觉,这个项目如果光靠我们来做,力量会有些单薄,推进过程中也会出现诸多不便,最好还是能找到相关部门合作。”就这样,2015年底,额布代表“同一苍穹下公益基金会”与凉山州关工委取得联系,希望能够针对凉山州困境青少年,合作开展助学活动。